Culture

企業文化

科幻土壤正大眾化 讀者倒逼作者創新

2018-12-10 分享

上月底剛獲得第29屆中國科幻銀河獎“最佳網絡文學獎”的作家俞豪逸(筆名“最終永恒”)6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其創作科幻網絡文學的過程中,讀者的反饋非常及時,他必須不斷拿出新點子、新題材,才能持續地吸引讀者。

據俞豪逸介紹,隨著科技、教育水平的不斷發展,科幻文學的閱讀門檻越來越低,科幻土壤正從小眾慢慢走向大眾。近年來,科幻小說《三體》獲得第73屆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更是在中國內地掀起了一股空前的科幻熱潮。

科幻作家孫俊杰(筆名“臥牛真人”) 閱文集團供圖 攝

科幻作家孫俊杰(筆名“臥牛真人”) 閱文集團供圖 攝

閱文集團科幻編輯蜻蜓認為,網絡文學的發展對于科幻文學的快速吸粉起到了良好的推動作用。蜻蜓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網絡文學讀者基數大,不存在真正的小眾,許多看似冷僻的科幻文在網絡上都能夠找到適合它的讀者群體。

蜻蜓還表示,根據閱文集團旗下閱讀平臺電子訂閱數據,在過去的兩年中,科幻類文學訂閱增長率非常可觀,各種不同方向、題材的科幻類文學作品不斷涌現,僅他一個人每周就需要審閱數百本科幻類的新書。

南方科技大學科學與人類想象力研究中心主任吳巖日前發布的《2018科幻產業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科幻產業產值超過140億元,較2016年有較大幅度增長;2018年,原創產業的勢頭迅猛,產業結構也出現了巨大變化,上半年產值已接近100億元。此外,科幻閱讀市場2017年的產值總和為9.7億元,2018年上半年總量已接近9億元。

近年來,在中國內地發展迅猛的科幻文學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讀者投入其中,同時也對創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俞豪逸表示,他在創作《深空之下》的過程中,就遭到了讀者的“挑刺”,他在文中寫到超音速飛機的時候,設定該飛機制動系統是“渦輪+等離子噴射”,這是蘇聯時期的技術設想,現實中并未實現,但讀者卻認為該技術落伍了,后來他就將該飛機的制動系統改成了“電場加速+等離子噴射”。

科幻作家孫俊杰(筆名“臥牛真人”)對此頗有同感。孫俊杰稱,他偶爾會對科幻文學的發展趨勢有種“把握不住”的感覺,十幾年前的讀者們覺得機器人打架就是科幻,現在如末日、時空穿梭等題材紛紛冒了出來,這對科幻作品創作者的創新能力提出了考驗。

孫俊杰還表示,網絡文學給了科幻文學廣大的發展空間,各種各樣的讀者會來給他提意見、與他交流,其中包括許多專業人士甚至是大學教授,尤其在寫到未來題材的科幻作品時,千千萬萬的讀者會推動著你去想、去創作,這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

上一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浮岛历险记电子游艺